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正文

拿强盗合同欲以法律名义来強奸“客商”

来源:亚太时报 编辑: 2020-11-05 20:39
——江苏赣榆:招商引资背后的"坑商"阴谋跟踪报道“我们通过赣榆区柘汪镇党委政府招商引资来投资五千多万建厂,地方发改委、环保等部门手续刚通过备案和合格验收,现在就让我们走人,这那里是在招商引资,根本就是有预谋“骗资坑商”,明目张胆的来“抢商”“杀商”呀!”南京在连云港市...

——江苏赣榆:招商引资背后的"坑商"阴谋跟踪报道
   “我们通过赣榆区柘汪镇党委政府招商引资来投资五千多万建厂,地方发改委、环保等部门手续刚通过备案和合格验收,现在就让我们走人,这那里是在招商引资,根本就是有预谋“骗资坑商”,明目张胆的来“抢商”“杀商”呀!”南京在连云港市赣榆区投资商人张杰在赣榆区海头人民法庭大门外愤怒地告许记者说:“真后悔当初没有听亲朋好友劝说,去苏北赣榆投资早晚是要被那里人坑骗和宰杀的!”
 据张杰说:他是连云港市赣榆区柘汪镇以招商引资的名义拉拢来到柘汪镇和合伙人以每年10万元(租赁期限10年)租赁位于霍家官庄村江苏亿兆重型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院内东侧荒废土地35亩,投入约5000万元成立了连云港市新创升再生资源有限公司。2016年产品试验期间公司就先后遭遇到当地政府相关官员的打压,后来在上级相关部门领导的关注下,2017年1月9日连云港市赣榆区发展改革委赣发改工(2017)12号文件:连云港市新创升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年产60万吨机制砂加工生产线项目备案通知书;2017年2月14,赣榆区柘汪镇人民政府向连云港市新创升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发了该公司位于连云港市赣榆区柘汪镇霍家官庄村,为工业用地。该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符合在我镇总体规划,同意在此建设的证明;2018年8月9日,连云港市赣榆区环境保护局赣环表复(2018)103号关于对连云港市新创升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年产60万吨机制砂加工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2019年6月5日,连云港市赣榆区环境保护局赣环验(2019)15号关于连云港市新创升再升资源有限公司年产60万吨机制砂加工生产线项目固体废物污染防治设施竣工环境保护验收合格的函;2019年12月5日,连云港市赣榆生态环境局向连云港市新创升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发排污许可证。至此,就在我公司环保、安评等一切手续办好后,正准备规模生产时,却遭遇到地方公权力恶意打击报复。从2017年开始,时任临港产业区原党工委副书记吴瑞、柘汪镇原镇长潘阳和公司隔壁连云港天惠福矿业有限公司经营人、时任柘汪镇东吴公村原支部书记秦峰等人,先后采取了以手中的公权力恶意强行改签租赁合同(原租赁10年合同强改为年签、租金从原每年10万强改为200万)、堵路、封门、控制原材料加价強卖等软暴力方式,逼迫该公司停工停产,以达到完全吞噬公司的目的。
 记者调查揭开了这个招商引资背后的坑商骗局
“不和"政府"合作经营只能关门停产!”这是时任赣榆区柘汪镇党委宣传委员警告南京投资商人张杰时说的话。公司依法经营怎么与“政府”去合作?这个“政府”又是代表谁?为什么公司不和这个“政府”合作就要关门停产?带着上述疑问,法治日报社等相关新闻媒体记者、编辑先后来到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进行采访,终于揭开了这个所谓“政府”和针对连云港市新创升公司招商后的“坑商”骗局的真相。
记者了解到,2017年由时任江苏省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注:该公司由连云港赣榆区柘汪镇建设管理所投资成立,并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法人、总经理秦泗建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了连云港凯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秦泗建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令连云港市新创升公司南京投资商人张杰想不到的是;相继江苏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对外投资的连云港畅港储运有限公司(2019年1月7日注册成立,法人:张传运)、连云港通港再生资源有限公司(2019年3月26日注册成立,法人:秦峰)就是为了侵吞侵占新创升公司而成立的。据连云港新创升公司南京投资商人张杰的合伙人单某某告诉记者说;从2017年开始,由于新创升公司没有和柘汪镇部分领导提出的和所谓的“政府”合作,2018年12月18日,时任柘汪临港产业区原党工委副书记吴瑞以江苏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名义,逼迫连云港新创升公司山东原材料供应商——山东鑫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经营合同,将连云港新创升公司的土地及厂房作为合作组织用地,经营连云港新创升公司正在经营的相关项目,因山东鑫海公司拒签而侵占侵呑新创升公司资产未果。2019年9月,吴瑞等人又找到山东鑫海科技有限公司,要求山东鑫海公司租赁连云港新创升公司地块,租赁时间为自2020年x月×日起至2027年9月x日止。没想到又一次遭到山东鑫海公司拒绝而未果。就此,单某某特别强调说,柘汪镇的这些做法都是在和他们公司已经签订了“强盗合同”履行期间,这是故意违约,还是恶意侵占侵吞南京投资商人的合法财产,相信大家已很明了。然而,柘汪镇吴瑞等人的所谓“政府”在采取一系列恶劣手段侵占侵吞连云港新创升公司阴谋失败后,今年8月20日,江苏省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柘汪镇政府控股公司)又以2018年和连云港新创升公司签订的两年“强盗”合同期满为由,向当地海头法庭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连云港新创升公司停止使用租赁地块,排除妨碍等,以达到彻底侵占侵吞连云港新创升公司的目的。
亿兆公司土地房产是拍卖还是转让有疑点
南京投资人张杰说:我们来赣榆柘汪镇投资五千万建厂不是玩小孩搭积木游戏,这边搭好那边又拆的,我们是来长期经营的,在为社会做贡献的同时我们也是要收回投资成本和挣钱的,现在柘汪镇政府高兴要我们来就来不高兴就让我们滚,我们投资出去的几千万及巨额损失谁来赔?现在你们政府说:江苏亿兆公司土地和房产已经法院在2016年就司法拍卖给了柘汪镇政府了,2017年你们政府还要盖章出证明给我们公司同意建厂呢?针对南京投资人张杰所说的问题,记者依法参加旁听了赣榆区海头人民法庭关于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诉连云港新创升公司的民事一案开庭庭审,从原告、被告代理律师辩护中记者对江苏亿兆公司土地房产拍卖等产生质疑:据原告说,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2015)赣执字第2935号之六》执行裁定书,已于2016年12月5日通过司法拍卖将江苏亿兆重型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所有的赣国用(2014)第1398号、赣国用(2014)第1596号国有工业出让土地两宗以1328万元拍卖给江苏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而记者从被告连云港新创升公司代理律师辩护中获悉:江苏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真正将江苏亿兆这块涉案国有工业出让土地土地使用证申请过户时间是在2019年12月3日,2020年3月31号江苏省柘汪临港建设开发公司才以江苏亿兆重型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经办人名义代开该宗地块转让完税发票价税合计壹仟零貮万元整(注:比原司法拍卖成交价少326万元)。对此,原告律师说,该涉案地块从法院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就已经归属江苏省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所有(注:记者质疑,2016年至2017年为何是柘汪镇人民政府盖章和连云港新创升公司签订该宗土地租赁协议,而不是江苏省柘汪临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连云港新创升公司代理律师辩护说:他们从赣榆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依法调阅的该宗地块土地转让办证不是法院司法拍卖而是江苏亿兆和江苏柘汪临港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注:时间是2019年12月3日),而且转让价格是壹仟零两万元,比法院司法拍卖成交价少326万元,难道是法院假拍卖,还是江苏亿兆和江苏柘汪临港公司签订了假转让合同?南京投资人张杰对此说:如果是真的通过法院司法拍卖,他们公司具有优先购买权,为什么法院和柘汪镇人民政府和涉案公司没有通知我们公司,现在他希望相关部门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向他们公司和社会对涉案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相关事项予以信息公开。
记者感言:南京投资商人放弃大城市休闲生活,来到贫困的苏北边远地区赣榆区柘汪镇霍家官庄村,投资5000万元成立连云港新创升建材有限公司,利用邻省山东镍矿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料,经科学工序加工而变废为宝,产品质量得到国家部门检测认可并填补了国内市场空白,又扶贫当地村民致富,被村民称为老百姓眼中的爱心企业。就是这样一个深受村民欢迎的民营企业却被当地政府部门生生扼杀。眼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部门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能给民营企业的发展提供一个安全稳定的营商环境,然而,赣榆区柘汪镇为了自身利益不管不顾甚至不惜去漠视法律。招商引资前,政府不遗余力地去劝说,招商引资后又“关门打狗”千方百计地去算计坑害投资商人,这种形为从表面上看,受损失的似乎只是投资商人的利益,但实质上损害最深的是政府的公信力,只会使政府的的形象更加蒙羞。有关事情的后续发展,记者将进一步跟踪报道!(东东)

微信客服